梵谷博物館 

Kröller Müller美術館的梵谷畫作收藏量是全球第二,第一名是位於阿姆斯特丹的梵谷博物館。雖然兩家的館藏都不只有梵谷的大作,但後者將作品依年代/地區分類,各階段的畫風可讓參觀者一目暸然,是非常貼心的編排。

梵谷博物館在博物館廣場的一側,和國家博物館遙遙相望。和Kröller Müller美術館相同,原本也是私人產業,後來才收歸國有(奇怪,荷蘭的有錢人都這麼慷慨呀? Thinking)。館內共地上四樓和地下一樓,但僅一層樓展示的是梵谷的作品,其餘則是為了豐富館藏,陸續收藏梵谷同年代其他藝術家的作品。由於館藏漸增,還請了日本大師黑川紀章為博物館蓋了新翼。但Ayame僅參觀了梵谷的那一層樓,除了時間有限,完全不認識館內其他藝術家是最重要的原因Embarrassed

博物館有Audioguide出借,一次€4,不便宜。如果已對梵谷生平及畫風有所了解的人,建議可把錢省下來;像Ayame這種缺乏藝術修養而鑑賞力又極度低下的人來說,是不可或缺的良伴。Audio裡對大部分的畫作都會說明其創作年代及背景,或告訴你該幅畫作的特別之處,甚至仿傚作者的口吻,透露其內心世界。可選擇的語言很多種,有中文,但很遺憾不是台灣人撰稿和錄音。聽到第一句的歡迎光臨「凡高」博物館,就覺得整個弱掉了啊Wilted Rose

照年代/地區分類畫作對Ayame來說是一大福音。早期梵谷住在荷蘭,畫中自然是灰濛濛的天空和陰暗的色調,一百多年後荷蘭的天氣仍是這副德行,非常容易了解。在礦區當牧師時,面對的是一群可憐人,其本身又逢喪父之痛,作畫色調當然仍是明亮不起來。但到了南法,那個終年陽光普照的地區,畫作變得明亮而多彩。聖雷米時代因為被關在精神病院,大部分作畫內容靠印象和想像;最後到巴黎近郊,也是病情最嚴重時,或許都藉著作畫發洩內心的抑鬱吧。所以最後這兩個時期Ayame看不出統一的畫風。

Ayame絕對不是什麼畫評,連業餘愛好者都談不上,甚至求學時代第二頭痛的科目就是美術(第一是體育),歷史只要唸到美術史也是零零落落;到梵谷博物館前當然什麼功課都沒做,在館中也是聽著Audioguide才知哪幅畫的特色為何,賞析重點為何。但Ayame卻不由得被某些畫作感動了。亞爾的時期,Ayame感覺得到梵谷的快樂,那一系列的畫也是Ayame最喜歡的;生前最後一幅畫作「麥田的烏鴉」,梵谷的重度憂鬱、壓抑和不甘,Ayame看到了(一週後梵谷舉槍自盡)。那興奮和感動實非比墨能形容,或許有人認為Ayame大驚小怪,但Ayame是第一次從畫作收到作者傳來的訊息呀。模仿日本浮世繪的那幾幅,Ayame怎看都覺得怪怪的,或許洋人的觀點不同吧。有春聯的那幅,雖然Ayame沒資格批評,還是忍不住想說一聲畫那什麼東西呀。

參觀動線的最後是梵谷墳墓的巨幅照片,旁邊葬的是晚他一年辭世的弟弟西奧,加註說明文字,梵谷在死後知名度如何被打開,為整個展覽畫上句點。

館內禁止拍照,若被巡邏的警衛抓包,也是口頭警告而已,所以很多人偷拍。Ayame不喜歡這樣,所以乖乖的一張都沒拍。

梵谷博物館交通方便,門口就是2號和5號電車,班次密集,經水壩廣場到中央車站。Ayame跳上電車,只看到一台打票機和一台刷卡機(像悠遊卡那種),怪的是車子走走停停,都沒人用。Ayame知道可向司機買票,但車上人好多,Ayame擠不到前面,到站時似乎大家也就大搖大擺的下車,所以Ayame入境隨俗(Sarcastic),坐了趟霸王電車。

Posted by Ayam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